您当前的位置 :旅游 正文
《传奇盛京》——讲沈阳人自己的故事
隋唐风云,隐秘历史缝隙中的古城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网  2017-06-19 17:52
分享到:
更多

  

《传奇盛京》丛书由沈阳市旅游委出品,全书共五卷,
讲述了205个关于盛京城的传奇故事。该书主编于龙,现为沈阳市旅游委员会主任。
 

   沈阳,沉淀着东北2300多年的风韵,蕴藏着多少数不清的秘密;新乐时期的原始人、创建都城的努尔哈赤、经营东北的张作霖、还有新中国成立后共和国长子的雄风……沈阳又有多少数不清的传奇。

 

        伴随着中原政权的更迭,沈阳地区的行政归属由辽东郡改为东汉末年的玄菟郡。此后,沈阳地区经常受到高句丽政权的侵扰,至南北朝时期,已处于其直接控制之下。

  隋王朝的建立,结束了分裂割据的南北朝,整个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繁荣时代,沈阳亦是如此。然而,隋朝立志统一全国,却没能让这座驻守边疆的城市归于安宁。唐贞观十八年(644),雄心勃勃的唐太宗李世民,这位在中国历史上享誉盛名的帝王,开始了他的第一次东征。历史终于将沈阳,再次推到台前,在风云诡谲的隋唐演义中,占据一席之地。

  唐太宗对东征的态度,坚定而决绝,在朝廷上讨论东征时下诏给群臣:“辽东本中国之地。隋氏四出师而不能得,朕今东征,欲为中国报子弟之仇,雪高丽君主之耻耳。”郑重表达了收复辽东故郡的决心。

  《唐书》记载,唐太宗御驾亲征,攻下辽东第一城,便是今沈阳南名城——历史上的“牟盖城”。牟盖城位于今天沈阳南部苏家屯区陈相屯以东的塔山上。这座古城,经历千年风霜雨雪,只剩下难以辨别的断壁残垣,后人已经很难想象当年的金戈铁马和巍峨的城墙。但这里作为唐军东征首指的第一座辽东名城,沈阳的重要战略位置可见一斑,同时也是记录隋唐东征时期辽东战场遗迹的重要城市。

  自古帝王亲征,鼓舞战士斗志,往往事半功倍,提高了获胜几率。但各自职责不同,皇帝不能每天都率兵亲征,大多数时间都要放在朝堂之上,治理整个国家。帝王的左膀右臂,为王朝的东征保驾护航。这条东征之路,成就了唐朝扩展疆域,让沈阳与中原文化的链接更加紧密,也让唐朝名将悉数登台。

  初唐名将李勣,即徐茂公,从贞观十九年(645)起,几次率军东征辽土,关于这座辽东重镇,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记忆,其中李勣率军先后兵临“通定镇”、“盖牟”、“玄菟”等郡。从隋唐之际,瓦岗山上的军师开始,李勣的军事才华便被受瞩目,在我们熟知的评书《隋唐演义》中,李勣,即徐茂公的形象更为传神。不仅仅在传说演绎中形象突出,在史实上,李勣也丰功卓越,不仅仅在李唐王朝的建立上立下赫赫战绩,也为唐太宗、唐高宗两代帝王开疆拓土,可谓鞠躬尽瘁。尤其是在东征之路上,李勣将这些沈阳历史上留下痕迹的旧城,让沈阳与强大的唐王朝联系到一起。

  在贞观年间,随唐太宗东征的队伍中,名将无数,除了之前提到的李勣,薛仁贵也是其中之一。贞观十九年(645),唐太宗于洛阳出发出征高句丽。三月,在辽东安地战场上,唐朝将领刘君邛被敌军团团围困,无法脱身,无人能救,在此危难时刻,薛仁贵单枪匹马挺身而出,直取高句丽一将领人头,将头悬挂于马上,高句丽军观之胆寒,于是撤军,刘君邛被救。此役过后,薛仁贵名扬军中。

  唐太宗李世民评价薛仁贵:“朕旧将并老,不堪受阃外之寄,每欲抽擢骁雄,莫如卿者。朕不喜得辽东,喜得卿也。”如今在沈阳苏家屯区白清寨乡的沈阳水洞,还立有薛仁贵的塑像,以纪念这位英雄在沈阳留下的丰功伟业。

  总章元年(668),唐灭高句丽政权后,设置安东都护府,统辖辽东地区,沈阳等地区重新归属中原政权。

编辑: pd3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