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旅游 正文
《传奇盛京》——讲沈阳人自己的故事
盛京堂子 汗王奠基大清精神圣殿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网  2017-07-12 18:37
分享到:
更多
《传奇盛京》丛书由沈阳市旅游委出品,全书共五卷,
讲述了205个关于盛京城的传奇故事。该书主编于龙,现为沈阳市旅游委员会主任。
 

   沈阳,沉淀着东北2300多年的风韵,蕴藏着多少数不清的秘密;新乐时期的原始人、创建都城的努尔哈赤、经营东北的张作霖、还有新中国成立后共和国长子的雄风……沈阳又有多少数不清的传奇。

 

  天命十年(1625)的三月,努尔哈赤迁都沈阳。在那个春季里,他的心思根本没有放在修建汗王宫上,也没有顾及到明代沈阳卫留下的那些千疮百孔的战争工事,他的注意力首先集中在城东门外的一项工程之上,在那里,人们迅速建立了堂子。

  看到修建一新的堂子,努尔哈赤的心放了下来。有了堂子,就沿袭了爱新觉罗族的宗教传统,就有了女真民族的精神圣殿。

  努尔哈赤会清晰地记得,从北砬背山城的十三副半铠甲起兵,到赫图阿拉城统一建州女真定鼎称汗,他总会建立起爱新觉罗家族的堂子,在南征北战的奔忙中,以萨满文化为内容的堂子,成为他统一大业的重要支撑。

  努尔哈赤在崛起之初,统一建州女真各部时,每征服一个部落后,首先必须废掉这个部落的萨满祭祀场所——堂子,并以爱新觉罗氏的堂子取而代之,同时还要把各部落世代崇祭的守护神祗和祖先神祗统一于爱新觉罗氏堂子所崇祭的守护神祗和祖先神祗之内,努尔哈赤家族的堂子,在女真各族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努尔哈赤一心将自己的信仰,深深地烙入这个民族的信仰深处。他会在春秋两季,在堂子前立起庄严的索罗杆,杆长两丈,径五寸,树梢留九层枝叶(在萨满的信仰中,象征九重天)。神杆请来之后,立于堂子前石座上,上面置放粮食等物作为喂鸦、鹊类之饲料。

  在祭祀的前一天,努尔哈赤会命人在洁净之地砍取高九尺,径围三寸的完整柳树一棵。祭祀求福时在柳树上悬挂镂钱净纸条一张,三色的戒绸三条。求福时将桌上所供的糕点夹到柳树的枝杈上,之后所有参加求福祭祀的人员每人都要吃一块,而且要全部吃光,这样,每位参与者便得到了祝福。

  每逢乌鸦在堂子上空翔翱的时候,当时沈阳城里的人便知道,又有出征、凯旋等重大军事行动。在这座方兴未艾的城市里,也开始流传起努尔哈赤崇拜乌鸦的传说。传说,在创业之初,努尔哈赤为探听明军实力只身来到辽阳,后被明军发现逃走,躺在一条沟里暂且隐蔽。这时,一群乌鸦纷纷飞来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严严实实地盖住了,努尔哈赤因而获救。此后,努尔哈赤便在赫图阿拉设堂子祭神,立杆祭天……

  但是,盛京人传说最多的,则是堂子里面竟然供奉着明军将领邓将军。而邓将军到底是谁?相传明朝总兵邓子龙救了努尔哈赤的命。历史中的邓子龙是明代抗倭名将,魁伟敏捷、骁勇善战。传说努尔哈赤欲起兵攻明,经常亲自微服到辽东一带侦察,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被明军抓获,交给了正在开赴朝鲜抗倭前线的副总兵邓子龙。邓子龙欣赏努尔哈赤过人的胆识,大度地释放了他。为了报恩,努尔哈赤为在朝鲜阵亡的邓子龙立了庙,并把邓子龙的神位放入了“堂子”中祭祀。

  堂子“护佑”了后金国的兴旺,却没有“护佑”努尔哈赤的命运。天命十一年(1626年),老汗王努尔哈赤病重之际,仍不忘让自己的侄子阿敏到盛京堂子里进行祭祀,请求上苍的眷顾,但短短不到一个月后,努尔哈赤便溘然长逝。

  努尔哈赤之死,丝毫没有影响爱新觉罗家族对堂子的热忱。皇太极将努尔哈赤穿过的服装,用过的弓箭、佩刀等遗物供奉在堂子内,祈求父亲的精神在萨满世界中长存。顺治元年(1644),当努尔哈赤的儿子多尔衮拥戴着福临迁都北京的时候,最先着手的事情,仍然是在北京故宫的附近修建堂子,清代皇族们对堂子的虔诚信仰,一直延续到了清末。

 

编辑: pd3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