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旅游  >  辽宁省内游
阜新海棠山也有个“布达拉宫”
http://www.syd.com.cn   来源:辽沈晚报 2018-03-27 19:47
分享到:
更多

  据《阜新县志》记载,清代,西藏章嘉活佛曾率张、王、刘、杨、丁、郭等门徒到海棠山雕刻造像,他们在继承和发扬传统雕刻艺术的基础上,融合外来艺术的精华,使雕刻于山石上的佛像有如泥塑般柔和丰满,创造了具有东方神韵和民族风格的造型艺术。令人玩味的是,这些源于藏密的造像,不知为何却有着鲜明的汉化色彩与世俗味道?更有趣的是,那位主持雕凿海棠山造像的章嘉活佛,追根溯源,其先祖竟非藏人,而极可能是千年前由辽西出走的慕容吐谷浑!

  海棠山

  并非因海棠花得名

  对阜新海棠山称谓的由来,世人往往顾名思义,误以为此地盛产海棠花,故名海棠山。实际上,海棠是蒙语“亥台”的变音,“亥台”指圣贤、智者的居住之地,但此词难以理解,为便于记忆,人们就将“亥台”念成“海棠”。虽是讹传,却约定俗成并流布民间。

  海棠山中有一座300多年历史的普安寺,是藏传佛教中格鲁派的六大名寺之一。普安寺的措钦大殿气势雄伟、金碧辉煌,有“小布达拉宫”之誉。大殿题匾用蒙藏汉满四种文字写成,乃清朝道光皇帝的亲笔御赐,殿中供奉着国内最高的泥塑贴金大白伞盖佛母,塑像所用香泥由数千里外的青海运来。普安寺当年曾有僧众千余人,连吃饭用的大锅都尺寸惊人!

  海棠山原有摩崖造像千余尊,后遭人为破坏,目前尚存267尊。造像采用线刻、浮雕相结合等形式,并且都有铲地深浅不同的龛形。之所以选用海棠山的石头雕刻造像,是因为此地多为花岗岩,硬度高、密度大,皆为上好的雕刻石材。海棠山造像安排不以大小精粗为主次,空间大些、时间早些,造像便相对较大,反之便小。267尊造像中,最高处的造像为黄教领袖宗喀巴,最大的造像为辩经台处5米高的释迦牟尼佛。海棠山3米以上的造像有30多尊,小的造像为30厘米左右,最小的造像只有15厘米高。据阜新学者吕振奎考证,海棠山摩崖造像出现在清代中后期,晚于普安寺的建庙年代,应是先建庙后造像。

  海棠山的摩崖造像大致可分为6大类:1.祖师像:宗喀巴、米拉日巴、章嘉活佛;2.佛像:弥勒佛、无量寿佛、长寿三尊、释迦牟尼佛;3.佛母像:绿度母、白度母、蓝度母、红度母、尊胜佛母、大白伞盖佛母;4.秘密佛像:持金刚、马头金刚、大威德金刚;5.菩萨像:文殊菩萨、四臂观音、莲花手观音、十一面观音;6.护法像:关帝、周仓、关平、事业王、吉祥天母、多闻天王、六臂大黑天、骑羊护法神、地母金刚菩萨。海棠山从山腰到山顶,在大小不同的花岗岩上,到处雕刻着千变万化的佛像,这些佛像按组编排,有三、五尊为一组的,有十尊为一组的,最多的一组群像有26尊,称为“集仙石”。部分造像在左右或上下刻有蒙藏文楹联、祈祷文、佛的名号,并涂有彩绘,至今可见红、绿、青等色。一些佛龛的上下左右刻满了蒙、满、藏、汉、梵等多种文字,为研究古文字提供了可供参照对比的原始资料。

  海棠山摩崖造像神态各异,有的面含微笑、慈眉善目;有的圆睁怒目、威风凛凛。在海棠山看摩崖造像,可以说是移步换景。有的造像须近观细察,方能体味到其中的传神内蕴;有的佛像高居山顶,要在对面山腰举目眺望,才可领略其身披万缕金光、与山势浑然一体的恢弘气象;有的造像深掩杂草丛中,虽已面目模糊却令人平生思古幽情;有的造像若用泉水清洗,居然能透出五颜六色的斑斓彩痕……

  海棠山的摩崖造像在晴天、雨后呈现出的景象完全不同。若雨后来海棠山,满山造像在蓝天、彩虹的映衬下,能焕发出奇丽的光彩,可谓美不胜收。海棠山摩崖造像之所以不褪色,因其所用颜料是当年参与雕刻的僧侣与工匠采摘山中植物、用特殊方法提炼其中汁液而成的。

  这里

  为何大造度母像?

  从严格意义上讲,海棠山石雕属密宗摩崖造像,阜新虽号称“黄教(格鲁派)东部中心”,但这里的密教造像一直不受重视,莫说比肩藏传佛教发源地的西藏,即便对照临近的河北承德地区的密教造像,也颇有不及。

  海棠山现存的267尊造像,内容上属藏密诸神,但反映出的艺术风貌却倾向汉地风格。造像面部多长圆形,五官较规整,神态也不夸张,度母、菩萨的形象不是蜂腰丰乳,有着内地艺术平和素朴的亲近感。同时,部分造像还吸收了东北民间艺术的造型特点,甚至变异为民间木版画或年画的造型。另外,凡是同一类风格的造像,在五官、表情等形象处理上,比例大小几乎完全相同,显然出自某一匠人之手,或有承继体系的师徒之手,或依据相同的粉本、样式而造,故如出一辙。

  清代佛教文化无论在译经、义理诠释、佛教宣传等各方面均难与六朝、唐、宋相比,民间的佛教文化更加世俗化。从佛教艺术的整体上看,此时已步入程式化的造像阶段,千佛一面,实难与历史上其它时代丰富多彩的造像艺术相比,这种环境很难造就出佛教造像艺术的大师,更不会产生恢宏的、有时代特色的大作品,甚至一般性的造像也不多见,这正是阜新海棠山的清代黄教摩崖造像长久以来一直未得到细致分析与深入研究的根本原因。即便如此,海棠山这批摩崖造像仍十分珍贵,虽然其造像艺术不算高雅,不够纯粹,民间世俗味较浓,但仍不失为研究清代东北密教艺术的珍贵资料。

  海棠山的摩崖造像更亲近于世俗理念,而对本原的宗教教义却相对疏离。最具说服力的是,这批造像虽内容上承继藏地密教风格,却独不见用来象征高深谛理的密教最具代表性的“双身像”。双身像为密教五大本尊的示现形式,是高层次修法尊奉的本尊,如马头金刚、大轮金刚手等也有双身形象,双身像在一般喇嘛庙的唐卡、壁画、塑像和藏区的摩崖造像中触目皆是,是十分流行的密教造像。海棠山造像种类如此齐全,却不见双身像的修习本尊,说明世人对真实而纯粹的佛理并无兴趣甚至已无概念,修佛拜佛的目的,更多是出于祈福消灾的现实欲求与弥漫着浓厚世俗观念的民间信仰。

  海棠山摩崖造像中不仅不见“双身像”,连释迦佛、宗喀巴等造像也不多,多的是文殊、观音、度母像,特别是无量寿佛像数量最多。为何大造度母像?因为度母是观音的化身,有二十一种,在藏传佛教寺庙里以绿、白度母最常见,绿度母据说可以救助人解脱狮难、象难、蛇难、火难、水难、贼难、牢狱难、非人难等八种苦难,又称“救八难度母”。白度母的双手、双足各生一眼,面生三眼,称七眼女,据称她能洞悉天下苦难、救世人出水火,所以又被称为“救度母”。世人拜度母,无非为逢凶化吉、求遇难成祥,至于那些深不可测的佛祖教义,在普通百姓心中则存在着遥远的距离感,芸芸众生并不太讲求神圣的终极关怀,而热切期盼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福报。

  海棠山的摩崖造像多是民间的自发工程,谁想造都行,造多大看出资方的心情与财力,多为民间因事求福求寿的具体意向,不求造像的视觉艺术性,仅依据岩面空间量石而造,大则大像,小则小像,不为好看,但求立意。在这种实用主义心态与氛围下出现的海棠山摩崖造像群,数量虽多却缺乏统一规格,布局杂乱,不仅与龙门、云冈等皇家石窟那种主次分明、规制严整的逼人气势相去甚远,即便与地处承德的清代皇家寺院群的室内雕塑比,也迥异其趣。

【投稿联系方式:176814892@qq.com合作电话:024-62222206】

[1]  [2]  下一页  尾页
编辑:pd3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