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旅游  >  热门线路
金鸡伴百花,银幕下的似水流年
http://www.syd.com.cn   来源:《传奇盛京》 2018-10-23 10:59
分享到:
更多

 

   大型商场中的多厅电影院提供的视听享受成为都市文化消费的首选。那些曾经火爆的传统电影院如影片中画面的淡入淡出,银幕下的似水流年成为人们对往昔的追忆。

  1905年,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诞生,主持拍摄这部戏曲影片的任庆泰便是沈阳人。1907年,电影传入沈阳。1990年版的《沈阳市志》有相关记载,当时沈阳还没有专门的电影院,1907年1月23日的《盛京时报》以“活动影戏可观”为题,报道了电影第一次在沈阳出现的消息。当时的电影由外国人放映,影片多以战争为主题,属于无声片。

  在20世纪40年代时,部分老电影院内还没有设座位,观众都是席地而坐,最讲究的人不过带上个小马扎儿。大荧幕中一张张图片滚动着连成串,讲述着新奇的故事。

  除此之外,最有趣的也最令人费解的是,看电影时男人和女人不能坐在一起,要在电影院内凭空造出一条隔离带,造成泾渭分明的局面,据说这是当时“奉天省警务处”的规定。

  到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因为当时各个影院放映的影片都是一样的,所以影院的配套设施逐渐靠工作人员亲自动手而完善,面对片源处于稀缺的局面,同一部影片的放映胶片需要在各大影院之间“串片”,能获得“首轮播放权”在当时是最让影院工作者骄傲的事。

  对于当时的普通观众来说,想看场电影,用一票难求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当出来一个好的电影的时候,一般都是先听别人讲,津津乐道,最后想方设法去淘票。当时买票那情景,可真是人山人海,挤出人墙才能买着一张票。当时刚演《地雷战》的时候,影院的购票场面特别火爆,必须得先得到学校开的介绍信,才能去买电影票。当买到电影票的时候心情特别激动,在周围人羡慕又嫉妒的目光中暗自欣喜和骄傲。

  “看电影到光陆”曾经是沈阳人耳熟能详的广告语。坐落于繁华街区——中街的光陆电影院是沈阳人钟爱的电影院之一。

  光陆电影院,取名成语“光怪陆离”,当时人们对电影的好奇与热爱由此可见一斑。光陆电影院位于沈河区中央路2段,始建于1935年,相传当时是一个叫吴泰勋的人看中了原来建在电影院位置的凝香榭茶社,便出资收购并进行改扩建。在1936年夏天,修成了一座拥有1053个座位的电影院。影院坐南朝北,上下两层,是当时沈阳市内中国人自己建造的规模最大的影院之一。新中国成立后,对其进行了五次大规模的维修扩建。在1987年进行改造扩建,当时的建造还荣获了哈、长、沈三市观摩评比金奖。1999年4月,为了迎接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颁奖活动,市政府投巨资进行整体综合改造,最终落地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

  在当时,光陆电影院可谓是数一数二,人们想看电影了都要到这里来尝尝鲜。在2003年,它同新建造在中街新玛特商场里的永乐电影院并立,共同推动了当时电影文化产业的发展。

  当时作为国营老字号的电影院,光陆电影院一直以来占有着沈阳大份额的电影市场,还因永乐电影院的横空出世,还做出了重大改革:加强管理,取消循环场和招待票。其中在电影《十面埋伏》上映期间,还仿造片中牡丹坊,史无前例地在中街立起了一个长10米、高4.5米的牌楼。

  如今中街上的电影院早已不止光陆和永乐两家,电影院的竞争促使沈阳电影院的服务升级,并把沈阳的电影市场搅得火热,形成了聚集效应。

  坐落在北市场的民族电影院也是20世纪30年代沈阳城最火的电影院,那个年代的北市场也曾上演多家影院火爆竞争的场面。民族电影院前身叫“奉天剧场”,由日本人投资兴建,专门上映日本电影及日本话剧。1925年,保安电影院(群众电影院)建成,与奉天剧场分庭抗礼,打破了其一家独大的局面。1935年,一场大火将保安电影院烧毁,两年后重建。同年京城财主李云阁发现了北市场的商机,投资兴建了规模最大的云阁电影院(人民电影院)。至此,北市场电影院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1929年3月,一部有美国总统讲话、火车呼啸等声音的有声电影首次传入沈阳,影院业异常繁荣,当时沈阳继上海天津之后,成为全国第三个上映有声电影的城市。

  除此之外,东北、胜利、天光、亚洲、铁西工人俱乐部、红星剧场、北陵军人电影院等一批电影院也都闪现在人们的记忆里,述说着沈阳电影业曾经的繁华。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这些老电影院完整地见证了沈阳电影发展的百年史。20世纪90年代后,中国电影发行放映业从顶峰跌下低谷,全国各大电影院的票房下落速度惊人,包括民族电影院等在内的老电影院因为设备老化,几个有千人座位的电影院,经过拆拆补补,终于一个个淡出城市舞台,在现代影城聚集之前已消散了痕迹,无声地谢幕。但曾经这些场馆真实的存在,它们已经成为了“会唱歌跳舞”的纪念碑,这种银幕情怀裹挟着老沈阳人的电影记忆一起,从未失去颜色。

编辑:pd3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