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旅游  >  热门线路
东方奥斯维辛—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
http://www.syd.com.cn   来源:《传奇盛京》 2018-11-01 10:59
分享到:
更多

  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美军军事重地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日军在短短的五个月内,横扫东南亚,俘虏盟军近20万人。面对突然间冒出来的如此多的战俘,日军往往就地取材,例如军营、监狱、学校、厂房等等,全部用来充当关押盟军战俘的营房。日军在其占领下的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缅甸、泰国、威克岛、爪哇、朝鲜和中国的沈阳、上海、潍坊、台湾、香港以及日本本土等12个国家和地区共设立了115处关押盟军及盟国侨民的集中营,其中包括日本称谓的“收容所”、“分所支所”、“派遣所”、“刑务所”、“俘虏所”等。

  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位于沈阳市大东区地坛街30-3号,是中国东北地区的中心战俘集中营,也是其中众多战俘营中关押盟军军衔最高,遗址保留最完整的战俘营,当时被称作奉天战俘营,即日本人所称的“奉天俘虏收容所”,后来也被称为“东方的奥斯维辛”。

  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是二战期间日本在本土及海外占领地设立的18座战俘营中保留最为完整的一座。据日方文档记载,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东西长约320米,南北宽约150米,共占地45355平方米,共有三座供战俘居住的营房,一处医院,一处日军办公用房,其余还设有厨房、食堂、猪舍、厕所、供暖锅炉房等20处附属建筑。目前保留下来的建筑主要有1号战俘营房及附属用房。依托战俘营遗址修建的沈阳二战盟军战俘旧址陈列馆,占地面积12000余平方米,由入口广场、史实陈列馆、战俘营房复原展区、日军办公用房复原展区、纪念广场等部分组成。在“死难者碑墙”上,刻满了200多名在战俘营中死去的盟军战士姓名。馆内常设展览为《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史实陈列》和《战俘画笔下的战俘营》,共展出历史照片500余幅,文物史料近百件。

  当时,奉天战俘营(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当时的称谓)同时监管着两个直接隶属于“奉天俘虏收容所”的第一、二俘虏收容分所,那里分别关押着被俘的“二战”盟军少将级高级将领17名(最高的是中将)。这其中就包括美国的温莱特中将、金少将和摩尔少将等盟军高级将领和殖民政府首脑。

  盟军战俘在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期间不但从事繁重的劳役,还要忍受各种非人的惩罚。在战俘营中,特别是在奉天战俘营的战俘们受到日本人的处罚多达84次,而这个数字还仅仅是日军记录在案的。盟军战俘自东南亚战场上被俘后,无论在战俘转移行军的路上,还是在战俘营中,都遭受着日军各种各样的折磨,战俘们吃不饱、穿不暖,缺医少药,生存条件恶劣。1942年11月11日至1945年8月15日,盟军战俘在这里受到残酷奴役,个个骨瘦如柴,病死的、打死的、运到731部队做活体解剖试验的比比皆是。大约有1/3的人死于非命,其中大部分为美军战俘,人的尊严在战俘集中营里荡然无存。比起已知的盟军在德国纳粹集中营里4%的死亡率,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的死亡率高达27%,可见日军残暴。

  1943年,三名美国盟军战俘盗取一份日军看守的地图,跑出战俘营。三名美国盟军朝着苏联方向昼夜不休地跑了七八天,逃到今天通辽一带,却不幸再次被日军俘获。尽管美国盟军谎称为德国士兵,仍被日军识破,押回沈阳严刑逼供、受尽折磨,最终当着其他战俘的面被枪决。这次失败的逃亡,不仅殃及其他盟军战俘,也波及曾帮助他们隐瞒地图的中国工友,日军守卫从此更加严密。

  日军在战俘营中惨无人道的行为,激起盟军战俘和中国工友的不断反抗。在当时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下,1475号战俘威廉·克里斯蒂·沃特克、438号战俘巴顿·富兰克林·品森和1658号战俘马康·弗蒂尔用铅笔创作了上百幅表现战俘劳作和生活的漫画,成为那段鲜为人知历史的珍贵见证。

编辑:pd3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