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旅游  >  热门线路
似水年华,沈阳吟唱了600年的光阴故事
http://www.syd.com.cn   来源:《奉天城韵》 2018-11-12 10:36
分享到:
更多

  沈阳城的漫漫时光,倒映在茫茫的浑河水中。迎来了繁华,送走了喧嚣。从明朝到今天,倒映在浑河记忆中的主角,恐怕就是沈阳市的中心街路——中街了。从建立至今,600多年间记录着沈阳政治、经济与社会的大变迁,更是沈阳商业传奇的活化石。

  明代的沈阳城里,最神奇的便是中心庙,它几乎是沈阳最小的庙,占地不足半亩,处于沈阳老城中心点。位于今日沈阳故宫和中街之间的中心庙,是沈阳古城中央的座标点,有人说它是沈阳城四象八卦中心的“太极”。

  不管怎么说,这神奇的中心点在一代代沈阳人心中意味悠长,中街的故事就在这座庙宇边蔓延开来。明朝时期,朝廷对东北地区少数民族实行怀柔政策。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明地方政府在元朝修建的沈阳土城基址上修筑砖城,城内开辟十字大街,这便是中街的雏形。

  就在沈阳建砖城的那年,中山庙兴建起来。明代永乐年间,沈阳周边地区设立抚顺、开原、广宁等马市,官方收购女真人、契丹人的马匹、人参、兽皮等,进而促进了边境经济贸易的繁荣和发展,由此带动了沈阳商业的繁盛。

  中心庙最脍炙人口的传说在清代。相传努尔哈赤迁都沈阳城后,选了城里最中心的位置,把“关老爷”的塑像恭恭敬敬地供在庙里,并请人写了“忠义千秋”四字金匾挂在庙内,人们也把这座庙叫座“忠义千秋庙”。后来老汗王觉得庙前面也应该有一块写有庙名的匾,就找人来写。因为挂匾的地方太小,写不下“忠义千秋庙”五个字,就简单地写成“忠庙”二字匾。挂出来后,老汗王觉得这个匾名能让群臣像关羽那样忠君爱国,意思也不错。由于过去的匾是竖着写,有的人就把“忠”字念成了“中心”两个字,却正好应了它所处的位置,后来人们也就将这座关帝庙叫做“中心庙”了。

  不管怎么说,清太祖努尔哈赤定都沈阳后,仍沿用明代沈阳城,地上建筑仅作简单修缮和增建。到了太宗皇太极时期,沈阳城开始改建,由“四门”改为“八门”,中街等城内街路,从“十”字街改为“井”字街。“井”字街的八个端点直通砖城的八个城门,其中第一横画中心为沈阳故宫所在地,在第二横画中段的街路交叉点修建钟楼、鼓楼。

  皇太极将故宫北面钟楼、鼓楼之间的地段命名为四平街,取意“四季平安”,因其位于沈阳古城中央,又称中街,沿用至今,“中街”的街路格局正式形成。

  在这个清代如同弹丸之地的首都中,密密麻麻地布列着皇室贵胄们的居所、清王朝的衙门。这里不仅有“八大铁帽子王”的王府、盛京六部,也有以后的承德县衙、盛军将军府、萃升书院、朝鲜使馆等等。

  皇太极兴建自己皇宫的时候也修建了四平街,主要目的在于“前朝后市”。故宫及周边是皇帝及其大臣等办公和生活的地方,有多座王府,八旗贵族也聚居于此。但是一切生活日用品需要一个市场来支撑,于是就按照传统祖制(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即王宫之左是祖庙,王宫之右是社稷坛,王宫正面朝南,王宫后设市场),在故宫的后边构建了中街,作为贵族购买物品的场所,这个方便贵族们的决定,悄然地描述出了中街的命运线索。

  清军入关,定都北京,沈阳成为了大清朝的陪都——盛京,作为龙兴之地,日渐繁华。这一时期,沈阳城内人口倍增,民间贸易也更加繁荣。地处盛京城中心位置的中街,有着得天独厚的商业地理位置。就是在这一时期,在中街地区的胡同里陆续出现了一些商号,中街商业街开始萌芽,至清康熙中期,中街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区。

  中街两侧是钟鼓楼。每天每夜,钟鼓之声传遍城内每一个地方,跳动着古老沈阳的脉搏。当五更一过,城门大开,商贾行人就会络绎而来,店铺卸下厚厚的门板开始营业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商业的发展源于需求的增加,随着沈阳的政治身份的强化,往来人口逐渐增多。清康熙十五年(1676),山东黄县单氏兄弟,在中街路南城隍庙附近租了几间房,开了盛京城内第一家丝房“天合利”。在清代,绣花丝线的需求很大,因而,尽管“天合利”起初规模并不大,却迅速吸引了盛京城内外的顾客,生意很快红火起来。

  有了第一家商铺的成功典范,其他商人也嗅到了商机,便纷纷在中街这块风水宝地开店做生意。一时间丝房百货店、茶店、点心铺、钱号、珠宝、照相、钟表、玩具等等商号林立,顾客络绎不绝。

  据《奉天通志》记载:当时资本在万元以上的丝房当地共有42户,其中在中街开办早、规模大、资本多的丝房有17家,形成了以“天、兴、吉、洪、裕、谦”为字头的六大字号丝房,其中又以“天、吉”两大字号为最。不仅仅是丝房,据史料记载,当时在中街地区形成的行市有25处,占当时全市的70%。有果品行、估衣行、鱼行、铜行、木行、皮行等9个行,以及银市、鸟市、马市、灯市、帽市、肉市、果市、柴草市、菜市、洋货市等16个市。中街成为了东北当之无愧的最大商业街。

  其中最有现代精神的当属夜市。当年的盛京城,每到掌灯的时候开市,到夜深人静才歇。这是小百货、烟酒茶点及卖小吃摊点的热闹之时。夜晚,人们可在这里买到可心商品,品尝各色风味小吃。铜行是清末形成的,延续的时间则更长。沈阳解放后“德顺成”为东北军区后勤部制作扣子、皮带卡子、帽徽和马具,“恒发永”为抗美援朝的志愿军骑兵做马镫。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经盛京将军赵尔巽奏准修筑三丈五尺宽的中街石子马路。此项工程由日商饭冢工程局承包,承包金共计现小洋38万元。

  中街上的时尚似乎无穷无尽。1908年,马车铁道由火车站通往中街。当时的《盛京时报》以四分之一版面,刊载了马车铁道通车广告:“沈阳马车铁道公司,自火车站起到小西边门开通,车票每张洋半角。”当时的沈阳,共有这样的马车29辆,马200匹;每天往返运行160次,日平均运客量7000多人次。直到上个世纪30年代,马拉铁道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道路的通畅,带来了滚滚的客源。到1917年,中街86家商号的店貌初具规模,路南42家从西向东分别是同聚源帽店、洪顺盛和洪顺茂丝房、天益堂药房、老天合丝房、犹太人开的仁太洋行……京广杂货商四合庆、公济平市钱号、最早的西药房大德生、裕源公金店、官僚资本的东北银行,最东的是庆丰润帽店;路北44家,从西向东分别为李湛章笔店、谦祥恒、裕泰盛、瑞林祥(北京瑞蚨祥分号)、内金生、内宾升鞋铺、萃华金店西号……吉顺通丝房、同益成小洋货店、吉顺洪、吉顺昌、同义和丝房,最东是兴顺丝房和兴顺西丝房。

  1927年为解决交通拥挤,奉天市政当局做出拓宽中街马路的决定,由三丈五尺拓为四丈四尺,各商铺按吉顺丝房退出一丈一尺宽度作为人行道。1929年,张学良主政东北时期拆除了钟楼、鼓楼。1930年又将中街石子路改修成柏油马路。这些市政建设,为中街老字号的持续发展繁荣奠定了基础,“路改”引发了“房改”,各家商号、奉系军阀争先恐后在中街兴建门市楼房,自营或是出租给商号牟利,这次建楼浪潮带来了中街老字号的发展繁盛期。特别是中街路北东部的“吉顺”改建五层西式大楼,成为改变中街古老面貌和带动新建楼群的地标式建筑。到1930年,中街未建楼的商号只有三四家。

  当时中街商号出现了历史“六最”:最大的药房——天益堂、最大的钟表商——亨得利、最大的影剧院——光陆电影院、最权威的毛笔商——李湛章、最挣钱的洋货商——同益成、最大的百货店——吉顺丝房。“楼宇化”的同时,中街商号迈向“电气化”:各商号安装了电灯,马路两旁安装了路灯,交相辉映之下构成璀璨的中街夜景:裕源公金店橱窗里安装了一个四尺多高的寿星老,两眼能连续转动;萃华金店总号橱窗里的刘海戏金蟾、西号橱窗里的天女散花电动模型令人交口称奇。此外,萃华金店和吉顺丝房安上了电话局的电话;吉顺丝房还安上了当时人人称奇的电梯。

  到1939年,日本侵略者们将皇太极时代就叫响的“四平街”改为“一德街”,取一心一德之意。1946年一德街又因为地处中央,而被改为中央大街。到了1957年,中央大街又更名为中央路,直到1989年才正式定名为中街路。

  如今人们眼中的这条繁华的商业街,则是1997年建设而成的。当时,沈阳市政府投巨资将中街二段、三段改建成1000多米长的街道,并且引入了大量的商铺门店,建成了当时的“中国首条商业步行街”。

  中街上的时尚之流,总是给这座城市带来眼花缭乱的时尚,悄然带走了易逝的光阴。当你眨眼的时候,那些辉煌一时的大型商铺,大多已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当你还来不及叹息一声的时候,又有更新潮的商业形态在这里如春笋般竞长。

  天若有情,江山易老,但中街却永远是中街,它始终微笑着见证着沈阳商业的发展变迁。在繁华的都市中,交织着传统与现代的碰撞,无论这座城市的繁华与辛酸,那些色彩斑斓的老故事,都在这条街道的座标系上寻找着与众不同的意义。

编辑:pd3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