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旅游  >  热门线路
时代之歌,昂扬领唱的东北最强音
http://www.syd.com.cn   来源:《奉天城韵》 2018-11-12 10:39
分享到:
更多

  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里,曾经发生这样一个事件:一名共产党的干部被日本鬼子抓住了,在敌人一次次的严刑拷打之中,这名干部没有透露一点机密。后来,有人问这名干部,当时是什么力量在支撑他?他的回答出人意料,让人感动,也令人沉思:“在最难熬的时候,我的心中一直在唱着两首歌曲,一首是《歌唱二小放牛郎》,一首是《王禾小唱》。”

  这两首歌都是李劫夫(1913—1976)的作品,是激荡在抗日军民心中的主旋律之歌。抗日战争时期,李劫夫与西北战地服务团记者方冰曾一起在华北敌后打过游击。那时,两人睡在一铺炕上,吃在一个锅里,一个作词,一个谱曲,彼此配合得十分默契。反扫荡后的一天,他们感触于反扫荡中那些为抗日送信、带路、甚至付出生命的孩子们的感人事迹,商量要为这些孩子写一首歌,不到两个小时,方冰就写出了歌词。劫夫很快就谱出了曲子。很快,这首歌就传遍了解放区和部分敌占区。

  “牛儿还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却不知道哪儿去了……”直至今日,《歌唱二小放牛郎》还在广为传唱,这令李劫夫的名字一直在人们心头闪耀。从一个文艺爱好者成为著名的革命作曲家;从一个从未学习过音乐的人,成为创作2000余首歌曲的专业作曲人;从最早的延安人民剧社,到东北鲁艺音乐部部长、东北音乐专科学校校长,再到沈阳音乐学院院长……“红色音乐家”李劫夫的经历不乏奇幻色彩。

  李劫夫原名李云龙,早在清道光年间,李家先祖从河北丰润闯关东来到吉林省农安落脚。当时,李劫夫的父亲李瑞春是个京剧迷,还喜欢收藏书画。他请人教子女学画,时间久了,耳濡目染的,家里的孩子便个个喜欢艺术。六个孩子中,李劫夫最小,但很聪明。那时,除了跟着哥哥、姐姐学习琴棋书画,他还学唱民歌、说唱、戏曲,每到过年时,乡里们的老大娘们便常常把小劫夫叫去,坐在炕上给她们唱唱本。少年时期的李劫夫读了几年县立师范,其间接受进步思想,1935年因参加过抗日活动被迫逃亡到青岛时,开始了以绘画与音乐为手段的谋生生涯,“劫夫”一名,也因此而起。

  1937年5月,24岁的李劫夫到了延安,先后在延安人民剧社、西北战地服务团工作。1938年9月,丁玲主编的《战地歌声》一书问世,其中收录了29首歌,13首为李劫夫所作。1943年,李劫夫调往晋察冀边区任宣传干事及冲锋剧社副社长,在他创作了各类形式的艺术作品中,代表作便是《歌唱二小放牛郎》,这首歌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唱遍了晋察冀。新中国成立前后,几乎大人小孩都会唱这首歌,王二小这个形象永远地活在了人们心中。

  在抗战争胜利后,李劫夫先后任热河军区胜利剧社副社长、冀东军区文工团团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九纵队文工团团长和东北鲁迅艺术学院音乐工作团副团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随着我国高等院校正规化办学的发展,1953年,在“东北鲁艺”音乐部的基础上成立了东北音乐专科学校,著名作曲家李劫夫担任校长。

  1958年7月,“东北音专”正式更名为“沈阳音乐学院”。作为东北音专和沈阳音乐学院首任院长的李劫夫及领导班子,带领“鲁艺”传人翻开了历史新的一页。在李劫夫的教育思想和教学理念的培育影响下,学院迎来了人才辈出的又一高峰,傅庚辰、谷建芬、秦咏诚、雷雨声、羊鸣、白诚仁等就是沈音这一时期优秀毕业生中的佼佼者,而与此同时,大批耳熟能详的音乐作品也相继问世。

  1962年前后,一首旷世歌曲在劫夫的心中酝酿。当时,三年困难时期刚过,而真正能激发人心的歌曲并不多。有一些歌曲,比如《小路》等,还在当时左的思想影响下,被批判为太过抒情,有一次在会上,劫夫笑言:“看来啊,我得写一首‘大路’了!现在,人民和这个时代都需要鼓劲儿和振奋!”

  1962年春末夏初,周恩来总理为了落实“七千人大会”的精神,与国务院一些部委主要领导人一同来到沈阳。有一天晚上,周总理和安波(沈阳著名的小调大王)、劫夫一块儿吃晚饭,一直谈到下半夜3点多钟,周总理讲述了当时国家面临的严峻经济形势,情绪高昂地说:“我们一定要鼓足勇气克服困难”。劫夫回去后一夜未合眼,当夜就定下了《我们走在大路上》的基本主题和曲调。

  《我们走在大路上》迅速红遍了大江南北,成为那个时代最脍炙人口的歌曲。有一次,劫夫在沈阳的太原街上唱起这首歌,人们自发地跟着合唱。1966年,河北省邢台地区发生强烈地震,劫夫和夫人张洛一起赶到了抗震前线,又一次见到周总理。周总理拉着劫夫的手,说:“我最喜欢你的‘大路上’。”时间穿梭,这首歌曲的魅力却没有褪色,1999年,在北京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盛大阅兵式上,展示20世纪60年代建设成果的方队,就是伴随着《我们走在大路上》的雄壮乐曲,昂首通过天安门的。

编辑:pd3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