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京满绣,绢纱上绽放百年技艺

来源:沈阳日报 2020-06-12 09:23

  盛京满绣作品

  人物小传杨晓桐满文名字巴彦殊兰,沈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盛京满绣第四代传承人,中国民协中国满绣文化研究与传承基地执行主任,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中国旗袍艺术委员会会长,辽宁省扶贫协会副会长,辽宁大学国际教育学院等院校客座教授,2019年度最美沈阳人,沈阳市三八红旗手。2017年创立盛京满绣,致力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盛京满绣的传承与发展,2018年起在辽宁省内建立了106个满绣技艺扶贫车间,公益培训5000余人。  

  “平水立水、鹤鹿同春,八吉祥、四如意、五彩行云、行龙飞天。”杨晓桐口中念叨的,正是盛京满绣的祖传口诀。

  公元1636年,爱新觉罗·皇太极在沈阳故宫大政殿称帝,建国号大清。从此,所有宫廷刺绣和民间刺绣皆称为满绣。杨晓桐的祖辈正是从清末起,学习传承了这项古老技艺。

  作为沈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盛京满绣第四代传承人,杨晓桐自小跟随外祖母学习满绣,23岁创作的《浔阳遗韵》令见者拍案叫绝。她打破“传内不传外”的祖训,积极推动满绣技术扶贫,公益培训5000余人,让盛京满绣这项艺术瑰宝重获新生。

  外祖母曾为末代皇后婉容绣嫁衣

  杨晓桐是地道的满族人,满文名叫巴彦殊兰。盛京满绣技艺传到她手中,已是家族的第四代。

  1892年,她的曾外祖母乌尔古察氏出生于满族正黄旗的官宦人家,从小恪守满族大家闺秀的教育,精通满绣。外祖母哈尔哈觉罗氏,是满族正白旗,亦是满绣嫡传,精通盘金绣。母亲舒穆禄氏,满族正黄旗,擅长堆绫、打籽、铺绒等刺绣技艺,还受到西洋文化的影响,在满绣中融入了手工编织技术。

  家族的几代女性中,当属杨晓桐的外祖母哈尔哈觉罗氏绣艺最为精湛。她12岁时就被选进四格格府做女红,而四格格正是末代皇后婉容的母亲,婉容出嫁之时,四格格已去世多年,是哈尔哈觉罗氏为其绣的嫁衣。这段为皇家做绣师的经历,也是哈尔哈觉罗氏一生中最自豪的事。

  2岁起,杨晓桐被外祖母接到身边养育,自小便接触到满绣技艺。在杨晓桐记忆中,外祖母常会念叨一句话“男人外面走,带着女人一双手”,意思是一个满族女孩子,可以不认字,但不能不会针线。那时,外祖母将满绣家传秘诀编成口诀,让杨晓桐熟记于心,并手把手传授外孙女满绣的各种技法。等到杨晓桐9岁时,已经熟练掌握“缂丝”等多项独门绝技。

  《浔阳遗韵》挖掘满绣艺术价值

  12岁那年,杨晓桐的父母、外祖母相继过世,亲人离世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此后十年,她按部就班地考大学、找工作,再也没碰过满绣。

  1991年,杨晓桐看到报纸上刊登一则消息,著名油画家陈逸飞的人物作品《浔阳遗韵》在香港以137万港币售出。当时,学财经出身的她敏锐地意识到,价格为何如此之高?她的老师一语点醒梦中人——艺术是无价的。杨晓桐天生是个行动派,她花掉工资的十分之一请人描摹了一幅《浔阳遗韵》的工笔画版做绣面,又托人从上海买来各色绣花线,历时八个月,终于用满绣技法绣了一幅《浔阳遗韵》,成为她的代表之作。

  《浔阳遗韵》之于杨晓桐的意义,并非完成一幅作品那样简单,她内心深处酝酿着更宏大的目标,将满绣的价值从日用品提升到艺术收藏层面。她个人后来的作品《九龙壁》《盘金龙》《满女采红果》及“《青花瓷瓶》系列”“《官补》系列”等,分别在市、省、国家乃至国际上获奖。她用10年时间构思、500多天完成《九凤鼎》,起拍价就在1000万元人民币。

  打破祖规免费传授满绣技艺

  2012年,杨晓桐生了一场大病,腰间盘脱落椎管,同时伴有严重的过敏性哮喘。这一次病魔突袭长达四年,卧床期间杨晓桐开始重新打量自己的人生,“如果就这么死了,我此生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她脑海中浮现出外祖母慈祥的脸庞,画面最终定格到满绣。

  也许是命中注定,满绣唤起了杨晓桐生命与事业的第二春。出院之后,她为满绣的传承和发展积极奔走,在走访清王朝的发祥地——抚顺新宾满族自治县赫图阿拉故城第一满族村时,她惊心地发现,曾辉煌百年的盛京满绣已走到了无人传承的绝境。满族村内找不到一个会满绣的人,景点商店里摆放的除了苏绣,没有一件是满绣作品。

  当年,外祖母曾叮嘱杨晓桐,家族技艺传内不传外。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如果被祖规束缚,满绣在辽宁彻底遗失,这对满族文化来说损失太大了。”2016年,杨晓桐开办了“绣春秋满绣坊”和“盛京满绣职业技术培训中心”,免费传授满绣技艺,培养满绣传人。

  推动满绣技术扶贫造福社会

  清朝时期,满绣一直是皇族文化、地位等级的标志。由于北方气候寒冷,服饰衣料多以质地较厚的织品为主料,因此满绣的刺绣工艺多为凹凸立体表现形式,以盘金绣、打籽绣、平针绣及施针绣技法为主,后期又融入鲁绣、苏绣等元素,形成独特的粗犷构图、细腻针法的艺术风格。

  长久以来,满绣必须全部由手工完成,人工成本高,市场售价低,收入与付出不成比例,严重制约着这项非遗技艺的发展。如何打破这种僵局,杨晓桐想到了产业化发展之路,一方面,丰富满绣的产品分类,不局限于旗袍服饰,外延至汽车饰品、商务伴手礼、文创产品等150多个品种。另一方面,开展“人才+生产”计划,积极推动满绣技术扶贫、刺绣技艺下乡,在辽宁省内107个村建立“盛京满绣技艺传承扶贫(孵化)车间”,车间人员已达1623人,将非遗产业与公益慈善相结合。杨晓桐透露,盛京满绣的订单已经排到2021年。

  如今的盛京满绣,已经成为沈阳市一张靓丽的名片,杨晓桐也获得了最美沈阳人、沈阳市三八红旗手等多项荣誉。她和祖传的满绣技艺一起,走出低谷,飞向更广阔的天空。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唐晓诗/文李浩/摄

编辑:pd09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