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东北陆军讲武堂旧址陈列馆感受岁月的激昂

来源:沈阳晚报 2021-04-15 10:41

  陈列馆复建的东北讲武堂旧址正门原貌

  东北讲武堂学员使用过的军用物品

  在沈阳,提起“东北陆军讲武堂”,很多新沈阳人的第一反应或多或少都有点陌生感。但若提起这里历届的毕业生,那几乎没有人不知晓。

  比如,少帅张学良、开国上将吕正操、开国中将万毅、“回民支队”创建者马本斋、爱国将领黄显声等,都毕业于此。

  从1907年初建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停办,在存续的24年间,东北陆军讲武堂为白山黑水培养了数以万计的军事人才。

  日前,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记者走进坐落于大东区珠林路25号的东北陆军讲武堂旧址陈列馆(以下简称“东北讲武堂”),透过厚重的历史,探寻曾经的辉煌。

  中国近代四大军校之一

  一排简简单单的硬山式砖瓦房,便是如今东北讲武堂仅存的历史全貌。一圈一人多高、灰白相间的围墙,将其与四周鳞次栉比、色彩丰富的高楼广厦隔离开来,虽与人流稠密的龙之梦交通枢纽隔路相望,却仿若两个平行的流动时空。

  跨入展厅,入口处一个偌大的玻璃罩里,排布着当年东北讲武堂的全景微缩模型。一旁的讲解牌上记载着,最煊赫时,东北讲武堂有房间388间,还不算建筑外广袤的训练场地。

  “东北讲武堂成立于1907年8月,最初是东三省总督徐世昌遵照清政府兵部奏定设立的,校名始为东三省讲武堂普通科,辛亥革命期间一度停办。”辽宁省委党校教授、辽宁省“九·一八”历史研究中心主任、“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顾问王建学介绍,张作霖主政东北后,十分看重东北讲武堂的建设,不仅在原址上重新开办讲武堂,还将其改名为东北三省讲武堂,并命令奉系军队内的高、中级军官都要到此接受培训。

  第一次直奉战争的失败,让张作霖看到了奉军的落后,他意识到,想要称霸中原,就必须对成分复杂、良莠不齐的奉军进行改造和整顿。1917年,为发展奉系军阀实力,张作霖提出:奉天要走现代化道路,修建东北大学,实现教育现代化;比照日本满铁附属地规划商埠地、建设北市场和南市场,实现经济现代化;重办军事学府,实现军事现代化。

  东北讲武堂重新开办后,聘请了一批留日的学生当教官,例如郭松龄、杨宇霆等等。先进的教学理念与现代化的兵种培训,让东北讲武堂与同期的保定陆军讲武堂、昆明云南讲武堂和黄埔军校被并称为中国近代四大军事学府。

  两大特色跻身顶尖学府

  正如张作霖期盼的那样,经过东北讲武堂的系统培训,奉军扭转了面貌,提高了军事素养,整体实力大增,最终取得了第二次直奉战争的胜利。到张学良主政时,独特的课程、粲然的贡献,令东北讲武堂与同期的其他三所军校形成鲜明对比。

  “张学良主政东北时,他将东北三省讲武堂改名为东北讲武堂,在原有陆军课程的基础上,增设了海军和空军的科目。”而同一时期的其他三所军事院校都仅有陆军课程。“张学良为了提高空军和海军的教学质量,不仅购置了200多架飞机,还在葫芦岛建立港口,专门进行海军训练,这在当时是非同凡响的进步和改变。”王建学说。

  除了丰富海陆空科目,相较于其他三所军校动辄几年的培训周期,张学良还根据东北当时的实际情况,开设了为期一年的高级研修班。“这个研究班是比较高级的培训,主要学员都是军长、师长等高级别军官,讲授的内容多是战略、战术研究,就是为了提升高级军官的实际作战能力。”而这也成为东北讲武堂一个非常显著且重要的特点,“开国上将吕正操、中将万毅等开国元勋,都是东北讲武堂高级研修班的学员。”王建学介绍说。

  不可磨灭的红色基因

  不久前,记者在梳理中共满洲省委特科(以下简称“满委特科”)的红色记忆时发现,满委特科的秘书长赵唯刚也与东北讲武堂有着密切的渊源。当年,赵唯刚正是以东北讲武堂教官的身份作为掩护,在宿舍里开展隐秘工作的。

  因此,东北讲武堂这一奉系军阀的军事学府,也被悄然发展为中共满洲省委的一个地下活动站。这一属性,也赋予了东北讲武堂永不消逝的红色基因。

  说到这,就不能不提赵唯刚的传奇人生。1905年,赵唯刚出生于沈阳,家中世代为守陵人。高中毕业后,得到东北军总参议兼兵工厂督办杨宇霆的相助,赵唯刚到日本留学,就读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在日本陆士的名簿里,有赵唯刚当时的名字“赵石羽”。

  原本杨宇霆安排赵唯刚留日,是为让他成为“中日纽带”。但在留学期间,赵唯刚接触到进步思想,秘密加入了共产党。回国后,赵唯刚顺理成章地成为东北讲武堂的军官。而实际上,在此期间,他也顺利成为一名中共地下情报人员,成为满委特科的秘书长。

  “赵唯刚的主要工作是发展党员、搜集情报和营救同志。和他一起工作的有刘少奇、陈赓、钱壮飞等重要同志。1929年8月,在保护刘少奇同志的安全时,赵唯刚做出重大贡献。”王建学告诉记者,赵唯刚利用东北讲武堂教官的职务便利,不仅令满委特科获得了大量的奉军情报,也稳固了中共中央在东北地区的情报网络……

  值得铭记的昂扬斗志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东北讲武堂被迫停办,一个时代的学府就此落下帷幕,但革命的火种却从此崛起。

  “当时,一大批从东北讲武堂毕业的热血将领,在军校解散后纷纷走进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阵营,为日后东北八路军和抗日联军注入了强劲的革命力量。像吕正操、万毅等爱国将领,都是在此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王建学说,通过如上种种可以看出,东北讲武堂绝对是值得后人铭记的一处红色遗存。

  “但相比于云南讲武堂、黄埔军校等同期军事学府的宣传力度,目前对东北讲武堂的重视程度明显还不够。”王建学认为,无论从成立时间还是规模贡献,东北讲武堂都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它不仅是沈阳独特的文化平台,是城市难忘的红色印记,更是东北近代军事现代化的基地和中心。”王建学建议,在打造这张城市文化名片时,不应只停留在一栋建筑的表象层面上,“我们可以把东北讲武堂与中国共产党、中共满洲省委、满委特科等内容相结合,在将它打造成红色经典的旅游胜地的同时,凸显出沈阳在中国近代军事现代化建设中至关重要的位置。”

  在东北讲武堂的深处,有一尊手持战枪、吹着号角的学员石雕。石雕下方,“我武惟扬”四个大字穿越时空,传递着百年前国人的奋发图强和满怀的斗志昂扬……

  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主任记者关彤文并摄

编辑:pd09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