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沈阳”媒体四季行之夏季游·辽中

蒲河之上 触摸原生态 感慨鱼米丰饶

来源:沈阳晚报 2021-07-21 12:28

扫码看指尖视频

“蒲东”碧水环绕、高楼林立

蒲河汇入浑河的地方,能看到河水回流的漩涡

  说一座城的故事,如果不描摹城中的河,那么这个故事总会给人一种不够立体、略欠圆满的遗憾之感。河流穿城而过,捧出繁华与恬静,也记录着岁月的变迁。所以,一河碧水,注定是与城市的人文历史密不可分的。

  在沈阳,有这样一条河,那就是流经沈北新区、于洪区、新民市、辽中区的蒲河,滋润着一方富庶的沃土。

  日前,“大美沈阳”媒体四季行之夏季游的记者们走进辽中区,一探这条河与辽中人的故事。“大美沈阳”媒体四季行活动由沈阳市文旅局牵头组织,沈阳日报社与沈阳市供销社联合主办。

  在黑鱼沟村,蒲河汇入浑河

  成了向西北流,接上蒲河,携手再向西南。”浑河与蒲河相汇处,因河流弯曲,三面环抱着南岸的一块土地,形成了金元宝形状的“元宝地”。赵凯说,蒲河西岸是辽中区朱家房镇艾蒿沟村,浑河与蒲河的南岸是辽阳市辽阳县小北河镇,“以前浑河与蒲河是连接营口与沈阳城两地非常重要的黄金水道,沈阳的粮食顺着浑河船运营口,营口的布匹等生活物品沿着浑河送到沈阳。直到中东铁路建成,这条水路才渐渐消逝了帆影。”

  在汇入浑河之后,蒲河的名字消失了,河水混入浑河的步伐,一同流入渤海。“前不久引起社会轰动的斑海豹,就是从渤海逆流而上,到此河口处分别游到浑河与蒲河里的。”赵凯说。

  其实在走进辽中区之前,记者一行对蒲河与辽中的渊源,并没有太具体的概念。对蒲河较为鲜活的记忆,还停留在沈北新区打造的蒲河景观廊道,还有不久前斑海豹出没掀起的话题热点。直到出发之前,本次辽中行的嘉宾,沈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十大读书人物赵凯透露:蒲河是浑河的支流,就在辽中汇入浑河。

  从市中心出发,一路向西南,大约两个小时的路程,记者一行便来到了此行的第一站——辽中区肖寨门镇黑鱼沟村,也就是蒲河汇入浑河的地方。从东向西流经沈阳北部的蒲河,到了辽中地界,就左转一路南下。

  因尚未开发成旅游景观,目前两河交汇口处仍呈现着原生态。例如,抵达蒲河尾要穿过一片近一人高的蒿草丛。嫩嫩的,绿绿的,草丛间还夹着五颜六色盛放的花朵,豆娘和蜻蜓飞舞,野趣十足。

  穿过草丛,宽阔的河面便出现在眼前。赵凯介绍,面朝河水向脚下俯瞰,左手边是奔腾的浑河,右手边便是迎头汇入的蒲河。两条河的河面都很宽,因水流的惯性,在蒲河汇入浑河的地方还能看到河水回流的漩涡。“原本是东西走向的浑河水像是专程为了接引蒲河,在这一段变成了向西北流,接上蒲河,携手再向西南。”浑河与蒲河相汇处,因河流弯曲,三面环抱着南岸的一块土地,形成了金元宝形状的“元宝地”。赵凯说,蒲河西岸是辽中区朱家房镇艾蒿沟村,浑河与蒲河的南岸是辽阳市辽阳县小北河镇,“以前浑河与蒲河是连接营口与沈阳城两地非常重要的黄金水道,沈阳的粮食顺着浑河船运营口,营口的布匹等生活物品沿着浑河送到沈阳。直到中东铁路建成,这条水路才渐渐消逝了帆影。”

  得天独厚的水系,丰沛了城市的资源

  接下来,大巴车折返向北,来到辽中城区的蒲河大桥南桥头。左拐,便是活动的第二站——辽中蒲河国家湿地公园,这也是沈阳市首个国家级湿地公园。

  在公园入口处的展板上写道:“园内分布有天然形成的河流、沼泽和沟塘,植被茂密,环境宜人。整个湿地公园在大桥南北呈一个环形,把蒲河大桥拥入怀中。”

  漫步园内,远处是水天相接、飞鸟穿云的如画美景,近处是水声隆隆、碧波荡漾的和谐律动,一步一景,配得上“国字号”头衔。

  74岁的辽中居民杨大娘,每天都要从家步行四十多分钟到湿地公园休闲一番。先绕着公园走个大圈,再到蒲河大桥附近的“大帆”健身器材区舒展筋骨,直至返回家中,全程将近4小时。空气清新、环境优美的湿地公园,在杨大娘心中宛如仙境,是她这样热爱生活的辽中人的骄傲!

  赵凯介绍,无论是斑海豹的出没,还是国家级湿地公园的魅力,都离不开近些年政府对蒲河的治理。而肉眼可见的水质变化,也让辽中区成为真正的鱼米之乡。“辽中就像江南一样,河网纵横。区内除了浑河、蒲河外,还有辽河、绕阳河、细河也在辽中流过。辽中区为何会汇聚如此多的河流?有句老话叫‘九河下梢十年九涝’,因辽中区坐落在辽河冲积平原中部,海拔最低处不足十米,东西北三面地势高,水往低处流,所以水系最终汇聚到了这里,南流入海。”赵凯说。

  得天独厚的丰沛水系孕育出肉味鲜美的“辽中蒲河鲫鱼”。“城市兴修水利,在辽中区北部截流,形成了一座平原水库——珍珠湖。在珍珠湖周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鱼塘,这里是辽宁省最大的淡水鱼养殖基地。”赵凯说,依托古代辽泽遗留的蒲河湿地地貌,成就了“辽中鲫鱼甲天下”的名号。

  “蒲东”,辽中人逐水而居的新选择

  出了湿地公园,过了蒲河大桥,大巴车驶入蒲河西岸的辽中县城。赵凯又介绍,以前辽中县城的城区分布在蒲河以西,前身是清朝沿蒲河设置的军事堡垒之一“阿司牛录”。近年来,随着城区布局向东迁移,就像沈阳打造浑南一样,辽中开发了“蒲东”。于是,蒲河便成了辽中城的内河。“现在到‘蒲东’定居,是辽中人逐水而居的新选择。”赵凯说,“当代著名文艺美学家,第三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王向峰先生也是辽中人,出生在蒲河西岸,曾作诗‘及至辽中成大势’,以此赞颂蒲河。”

  从铁岭想儿山发源起步的蒲河,可算是咱沈阳“家里”的河,蒲河全长205公里,有180公里都在沈阳境内。赵凯说:“如果说沈阳和抚顺两座城市是浑河的孩子,辽阳和本溪两座城市是太子河的孩子,那么辽中区就是蒲河的孩子。”

  辽中一行,令记者突然读懂了蒲河对辽中城和辽中人的滋养亲情。恰如我们沿途看到的汉夏中医药养生文化产业园、辽北七星米业有限公司研发的有机稻田米、各类珍稀鸟类栖息停留的珍珠湖,带给我们不断的惊喜与震撼,这些不都是辽中区奋力前行的缩影吗?民以食为天,辽中的特色,包含在无意间的相遇中:午饭时,随意挑选的田家风味菜馆,一盘普通的家常豆芽炒韭菜,因其独创了掐掉豆芽两头的叶尖和根须,口感特别,十分鲜脆,让人回味忘返……

  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主任记者关彤

  实习生朴祉欣

  摄影记者孙海

编辑:js09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